七柒柒柒柒(˶‾᷄ ⁻̫ ‾᷅˵)

关于超链接(电脑版and手机版)

码住

朱佩奇:

看最近有几个宝宝在问这个超链接的事情,其实很简单的——





电脑版



1、要搞超链接,首先你得点开文本框


点开文本框之后输入你想要显示的文本(就是戳这些字可以跳转到你链接到的网址上)


比如:




2、而后选中这行字,找到工具栏的超链接,用力戳下去





3、在跳出来的窗口里,输入你要链接到的网址





4、点了确定后字体变成蓝色就链接成功了,可以预览戳一下试试






手机版



手机APP的文字编辑栏没有文档,但是超链接可以用简单的代码实现:




↑我发誓这是最简洁的代码


自己把代码打好,记得一定要用半角符号输入,包括等号和引号,不然会出错误!!然后把——


‘所要链接到的网址’这里改成网址


‘这是一个超链接’这里改成你们要显示的文字


链接成功后发布出来代码会消失,保留的文字底下会有下划线,可以戳一下看看会不会跳转




还有不懂的话就评论告诉我


打扰了

【丞正】剑侠情缘 01

剑网三背景 私设颇多 目前私设有秀爷体型(因为我是在重制版刚出的时候A的 所以一切装备外观等都以重制版前的为准)
小学生文笔 可能会性格崩坏 ooc慎入(建议非基三er慎入因为术语较多不好理解…)
更新随缘因为比较懒…纯粹是一时兴起怀念基三的大唐盛世

pvp大佬军爷丞x pve团长秀爷正


“范丞丞赶快上线去劫镖呀都要10点啦你这个大懒虫!”黄明昊咋咋唬唬的声音响起,打碎了范丞丞的美梦。

“知道啦知道啦我马上就起你先帮我开个电脑”说罢又要作势倒头就睡。

“你还想不想拿碎银赚金了呀!没钱修装备我可不借你。”黄明昊气呼呼的抱怨着。

范丞丞强忍睡意磨磨蹭蹭的起床,在听到碎银二字时双眼放光,以光速套好衣服,熟练的输入着进入了游戏界面。

没错,范丞丞和黄明昊是舍友,还是一起玩游戏的好队友。

过图加载完毕的地点是风景优美的巴陵县,看着队伍中金光闪闪的狐金雪河二少,范丞丞不屑的撇了撇嘴,开怼道:“明明校服最好看啊为什么要花除了点卡以外的钱呢?”

“这你就不懂了吧,享受生活的方式有很多种,而我,温州贾富贵,就喜欢花钱。范丞丞你真的很抠哎又不是没钱,除了双十一半价拓印了一套儒风还有点卡钱,连金都不带买的,也太节约了吧!”黄明昊回怼他。

“这你就不懂了吧,享受生活的方式有很多种,而我,范丞丞,就喜欢赤手空拳不借助外力闯荡江湖。”范丞丞幼稚的以同样格式的句子回复他。

“懒得跟你吵,在河边蹲好准备埋伏劫镖。先商量好,掉的货物凭手速抢,不许骂人!”黄明昊日常约法三章,操纵着手里金灿灿的人物躲进了同样金灿灿的油菜花田,却忘了不同阵营的ID显示为红名在金色的海洋里是多么的显眼。

猎物出现了,是一个粉粉嫩嫩的身影。黄明昊眉头一皱,本能的不想去纠缠一个长腿秀,可范丞丞却眼冒金光,操着胯下的马儿飞奔过去,刚按了几个技能面前的红名就熄了火,毫无生气的躺在大路上。范丞丞疑惑的捡起了货物,诧异这个秀秀竟然不点冥泽保命,查看了他的装备更是大吃一惊,竟然是一套pve顶级装备外加大橙武。范丞丞不禁心里诽咐:“这是什么人傻钱多来体验pvp穷苦的大佬哟”

黄明昊慢慢跟上看着地上的灰名,竟觉得这个ID莫名的眼熟。拉开好友列表查无此人,而且他黄明昊堂堂一个恶人谷子弟,怎么会去加一个敌对阵营的好友呢(此处并没有诋毁之意,只是cc fg都是pvp热血少年,没有加敌对阵营的人的习惯)下一秒一个巨大的悬赏落在范丞丞头上,两人两脸懵逼。

紧接着一个特殊的铃声响起,黄明昊飞速接起电话,一道甜丝丝的声音顺着听筒传出:“justin帮我教训个人吧!”满满的撒娇语气。

“现在吗???”黄明昊充满了震惊。
“不是啦就在游戏里。我从电五转过来了,这几天一直被劫镖我好气哦,就刚刚有一对狗男男策藏在巴陵把我击杀了!”尾音带上了一缕羞怒。
好巧啊,黄明昊心想。我也在巴陵,我和范丞丞的组合也是策藏。
“那你记得他们的ID吗,我帮你报仇!”黄明昊跃跃欲试。
“当然不记得了!不过我刚刚给其中的天策下了悬赏,我聪明吧!”是求表扬的语气。

好巧啊,范丞丞这个策也被下了悬赏…???嗯???不对劲啊。黄明昊又仔细看了眼躺在冰冷地面上的秀秀ID,绝望的发现了什么。

“啪”的一声挂掉电话,黄明昊面如死灰的盯着范丞丞,绝望的开口:“这个被杀的秀爷,是我表哥”

so???真是令丞头大。

“要是让他知道这个帮凶是我的话会被暴力管理的!”黄明昊哭丧着脸,整个人像条咸鱼一样瘫在椅子上,似乎开始计划怎样面对狂风暴雨的洗礼。下一秒眼珠一转,道了声对不住了兄弟,光速击杀了范丞丞。在他没有发飙之前点了交易,原本想五五分的赏金因为强烈的求生欲使他原封不动给了范丞丞。

范丞丞的脸色缓和了些许,但还是臭着脸开口:“你不是一直念叨自己表哥是大佬吗?大佬是这样玩的吗?”

黄明昊叹了口气:“那是我没说完,我表哥是个pve大佬,团长。”


TBC

很赞同了

椰果奶绿要加冰:

dbq 我真的笑到肚子疼,一定要推一推


BazzaHey:



毕廷给我的感觉就是
“我随时准备好了去拥抱他,我爱他怜惜他体恤他珍惜他,我包容他所有稚气和任性,心甘情愿把所有活络和注视留给他。”
“其他弟弟要做他的小孩争他的宠爱,只有我与他伉俪肩比,我给他宠爱,让他做我的小孩。”
我等他跌入我的怀里。








丞正给我的感觉就是




一见钟情,偶像剧戏码,太子爷任性,天降




“我默不作声宣示主权,我悄无声息换我的身份。”




“漂亮哥哥是我的,我逗弄他,我惹他生气,我顺服他,但我有我的脾气,我要他承认他在乎我。”








贾正给我的感觉就是




原配,恃宠而骄,幼稚,陪伴长情,独一无二白月光




“我当然知道我是最特殊的一个,我陪他走过寂寂无名,走过风口浪尖,他占了我整个青春期,我又如何不是他最难最好的岁月唯一的见证人,我们下意识地把自己交给对方,潜意识里也做好接纳对方的准备。”




“他哪里是个哥哥,他可爱天真,他毫无戒心,他保护我照顾我,可也要我哄,我又何尝不保护他,我帮他记仇。”




“我擅长营业,也有圆滑面孔,可我不愿意用这面对他,我对他坦诚我所有脾气任性幼稚笨拙,我真情流露。”

“我们彼此都有很多选择,可要论最字毋庸置疑还是彼此”














坤廷给我的感觉就是








战地玫瑰可真坚强啊……


这对有点好磕啊???

猪油炸鸡翅:

新股入手啊
我爱

【彦归正传】甜点 02

【彦归正传】周总裁x甜品店店长
小学生文笔 可能会性格崩坏 私设颇多 ooc慎入
本人并不会做甜点常识匮乏,只是心血来潮一时兴起的脑洞梗,望不要深究谢谢啦~


车子缓缓驶向本市最繁华的街道,最终停靠在一栋规模宏大的建筑旁。下了车,朱正廷明显愣住了,虽说是最近才了解周彦辰的名人事迹,但还是低估了这个白手起家的青年才俊。

被请到接待室的时候朱正廷的脑子还是懵的,略微打量了一下这里,让人意外的简约风格很难跟总裁本人联系在一起。

很干净呢。第一印象不错。

在他还没来得及细看装饰格局的时候,门被敲响。几秒后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出现在他的视野。

来者有着一双很好看的眼睛,深褐色的瞳孔里似淌着一汪清泉,藏匿在架起的金边眼镜后平添了一抹书卷气。
就连一向被人称赞长的好看的朱正廷也不禁感叹,怎么能有这样完美的人呢?有颜有钱有实力,罪过罪过。

当然了,在朱正廷打量周彦辰的同时,周彦辰也在观察这个散发着奶油味道的可爱(并不)少年。

在这道灼热目光的洗礼下,朱正廷有些不明所以,脸上也浮现了一层淡淡的红晕,尴尬的开口道:“你好,我就是“言归正传”的店长,朱正廷。”

这个名字在他脑海中炸出一声惊雷,恍惚间眼前这个甜丝丝的少年与记忆深处某个片段的主人公重合,他有些错愕抑或是迷茫的陷入这段回忆中。

初中的时候,周彦辰第一次有了对异性心动的感觉。心仪的对象是同班的一位女生,明眸皓齿,算不上长的有多惊艳,但是人缘极好,芭蕾更是跳的一级棒。

周彦辰每次都会去找她麻烦,情窦初开的小男生嘛,就喜欢做些引起她注意的事来表达青涩的喜欢与好感。

这不,又闯祸了。想着给喜欢的女生订份外卖被学校校长逮个正着不说,还挑衅的溜了校长跑了整个校园。最关键的是,校长因为气极崴了脚还摔了一跤。这让校长面子上挂不住,气的让他勒令退学回家好好反省一下。

周彦辰第一次正视朱正廷这个名字,还是从别人口中得知。说起来朱正廷也是他们校的风云人物,公认的“人间仙子”。无奈当时的周彦辰高傲自大没把谁放在眼里过,自然对这些乱七八糟的称号嗤之以鼻。但这次不一样,这次是从他心仪的小女生哪里感受到了危机。

停课风波过后,重返校园的周彦辰明显感觉到了不对,非常不对。小女生开始上课走神了,课间困倦时也会时不时呢喃一两声。对,就是一个男生的名字,朱正廷。当他扬起一个虚情假意的笑容询问她朱正廷是谁的时候,“腾”的一下,她的脸就红了,眼中迸发出前所未有的亮光。都说眼神是不会骗人的,从中仿佛看见了细碎的星光,是那么的夺目闪耀。同时也像把尖锐的匕首刺入胸口,钝钝的痛,不足以致死,却宛如凌迟一般生生扯着伤口不能愈合。

鬼使神差般的,周彦辰问道:“你喜欢他哪点?”面前的女生又羞红了脸,没有正面回答,却更让人焦灼。还没开始就已结束的恋爱输得这么不明不白放在谁心上都不好过。他是知道的,有很多女生都放心暗许于朱正廷,也不知道他有什么好的。周彦辰甚至产生了去找朱正廷单挑的冲动想法,可还没来得及实践就被迫趋于平静,朱正廷转学了。留下他满腔怒火无处发泄,可笑极了。

虽不是什么刻骨铭心的感情,但也弥足珍贵的初恋破坏的始作俑者再次出现在眼前时还是让周彦辰有些气恼。本着这次想要一决高下了解并击败他进而满足自己多年夙愿的幼稚想法,让本就有些混乱的大脑随机挑选了一个蹩脚的理由,脱口而出:“你好,我是周彦辰。这次请你来是想让你教我怎样做甜品。”

“什…什么?!”


TBC





(马上要到珍珠糖生日了,私心希望看到这篇渣文的小姐姐们能多pick他一下…想给他个最好的生日礼物🎁
就当我在胡乱bb吧看了些或真或假的消息有点炸有点难受)

【彦归正传】甜点 01

【彦归正传】周总裁x甜品店店长
小学生文笔 可能会性格崩坏 私设颇多 ooc慎入
本人并不会做甜点常识匮乏,只是心血来潮一时兴起的脑洞梗,望不要深究谢谢啦~


朱正廷从没想过自己会和总裁这类人有瓜葛。

那是一个和往常一样在刚开店营业5分钟内甜品就销售一空的普通早晨,朱正廷无聊的咂了咂嘴,顺手拿过前些天Justin带来的报纸看了起来。

“啧啧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为了女友一掷千金,变着法讨女友开心。怎么说,就像是为了能让杨贵妃吃上新鲜荔枝的唐玄宗那样给予万般宠爱,真羡慕啊。朱正廷如是想。

门口突兀的风铃声拉回了朱正廷的思绪,他看了看一袭黑衣的男人,嘴角挂着礼貌的招牌笑容:“不好意思这位客人,早上份的甜品已经卖光了,要想买的话12点我会再做一些。”言下之意就是不欢迎这位不速之客要赶人了。来者丝毫没有感觉出话里话外的含义,询问道:“请问你是店长么?”朱正廷疑惑的点了点头。

对方声音冷冷的:“我们周总希望你能过去一趟。”

“周总?哪个周总?!”

来者默默瞥了一眼神经大条的店长手里的报纸,缓缓吐出了五个字:“周总,周彦辰。”

“他要干嘛啊?我只是一个甜品店店长哎,不至于这么兴师动众吧,我又没招惹他。”朱正廷撇了撇嘴,瞳孔放大表示惊讶。

“我想你也应该看过这张报纸了,周总是出了名的宠女友,这不女友想吃最好的甜品,就吩咐我来请人过去了。希望你配合一下,好处不会少的。”黑衣男子耐心的解释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朱正廷。

朱正廷默然,当初限量销售甜点的原因归根结底就是懒的动,不想做那么多。误打误撞竟达到了饥饿营销的效果,甜品单价越卖越贵买的人却不减反增。这一消息让怂恿他开店的表弟贾富贵大吃一惊赞叹他的头脑果然有遗传他们温州人的精明。

才怪。哪有这些花里胡哨的想法,只是单纯的懒罢了。

黑衣男子看到了他的沉默,开口劝道:“周总一向财大气粗,请你过去已经是天大的荣幸了怎么这么不懂事呢?做得好吃符合胃口的话可能挥手就是你几年甚至几十年卖甜品挣得的钱,何乐而不为呢?”

朱正廷脑海中打起了算盘,朱正廷为了眼前的巨额利益屈服。

“等我换身衣服,这身上面沾了些许的奶油味道有点甜腻”

“周总不喜欢迟到的人,如果不能在9点前赶到的话,”他顿了顿,“后果自负。”

去他的换身衣服,万一因为这个迟到克扣工钱呢?好几顿大餐就泡汤了,得不偿失。

于是继一个普通的早晨过后是一个不普通的一天。


TBC


【彦归正传】暗恋是件痛苦的事 02

【彦归正传】周彦辰x朱正廷 副cp皇权富贵 异坤
(朱仙子先爱上的周总,微虐)
小学生文笔 可能会性格崩坏 有些地方有不对望捉虫
私设先晕倒才有的PPAP合作舞台(就是晕倒时间线提到PPAP前其他时间线暂定不变)
私设周锐也是果然的(这里感谢上一篇小伙伴的捉虫~)


自从上次那个不算风波的风波过后,周锐就有意审查这两人的亲密关系程度,显然,他失望了。月华队长每天依旧照常练习,去指点弟弟们训练。这让周锐很是疑惑。

很快到了小组对决,因主题曲C位的特权让蔡徐坤获得了第一个挑选队员和歌曲的殊荣。当周彦辰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一脸懵,后知后觉反应过来露出一口大白牙指了指自己:“我在这呢”,然后一头雾水的走到PPAP那列站好。朱正廷心里是很失落的,但也不敢表现的太明显,只能装作和justin笑的很开心的样子祝贺,实则眼睛一刻也没离开过周彦辰。

今天天气不错。

幸福来的太突然,朱正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蔡徐坤挑选的最后一个人是自己?短暂的错愕后涌上心头的狂喜促使着他脚步飞快的奔向了那一队,因此忽略了一旁justin阴郁的脸色。justin心中扭成了一团麻,不明白为什么连睡觉都在一起的两人中的另一人没有和自己分在一组表现的那么开心。精明的温州小孩察觉到了不对,偷偷跟一旁迷迷糊糊的范丞丞低语:“丞丞啊,你有没有觉得正正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这个组”“怎么了吗?这一队实力很强啊,只有A B评级的人”范丞丞很中肯的评价着。“笨蛋!”一个爆栗过去,贾富贵气鼓鼓的嘟囔着:“不应该的,这组的人跟正正哥没有很熟啊,为什么这么欢呼雀跃…”脑海中闪过几天前朱正廷异样的表现,在结合一下人物对比,瞬间得出了一个结论:正正哥对周彦辰不一般!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他心中弥漫开来。就好像是心爱的玩具被人夺走,而自己却无能为力。不开心,非常不开心。(只是依赖啦)

胡思乱想着,头顶忽的覆上一只温暖的大手,这股暖意从头顶流向四肢百骸,也点燃了一直以来蠢蠢欲动的心。毋庸置疑,这只手,是范丞丞的。他不轻不重的在justin毛茸茸的脑袋上揉着,唇边溢着淡淡的笑意。justin有些失神的望着他,刚到嘴边准备控诉队长的话又绕了个弯咽了回去。回了一个不算难看的笑容,在爱情上并不精明的温州小孩今天依旧没有男朋友。

朱正廷一天都在傻笑。和周彦辰分在一组的消息让他浑身充满干劲,饭也比平常多吃了几碗。月华line表示:朱正廷说好的节食呢!公司的命令呢?当然我们的justin一直密切关注着仙子队长的一举一动,因justin关注从而重视的范丞丞小朋友也感觉到了,虽然朱正廷是月华最能吃的,但这次的饭量明显超标了还不自知就是有问题!两个未成年小朋友凑在一起,嘀嘀咕咕:“你说正廷哥今天是不是傻了啊,一整天都不对劲,怕不是生病了吧。”范丞丞担忧道。
“我也觉得,不过我更倾向于和某人有关。”

“某人?是谁啊能影响到我们队长的心情”

“我初步怀疑是果然的周彦辰啦,正正哥一看到他就心绪不宁,总之很奇怪。”

“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件事!在周彦辰晕倒前几天,正廷哥天天去找他练习。有一次我路过还看到哥在帮周彦辰揉腿呢!”

关系这么亲密的吗?Justin气呼呼的,不自觉地鼓起脸颊。看到这一切的范丞丞好笑的戳了戳,“噗”的一声,就像气球泄了气一样。justin炸毛:“范丞丞你干嘛!哎你过来别跑!站住让我戳回来啊!”小打小闹间,两人已经忘了他们最初谈话的目的,眼中只剩下了彼此(?)


TBC

(感觉虐文真的好难写,现在满脑子都是糖无从下笔)

【彦归正传】暗恋是件痛苦的事 01

【彦归正传】周彦辰x朱正廷
(朱仙子先爱上的周总,微虐)
小学生文笔 可能会性格崩坏 有些不对的地方望捉虫
私设先晕倒才有的PPAP合作舞台


周彦辰晕倒了,在预演上。
台下仔细观察这一切的朱正廷慌掉了。然而练舞之人总是行动大于思考,一个蹿身跃到台上,满脸焦急之色。与此同时,同队表演的人也发现了不对,全都围了过来,台上被围的水泄不通。
张PD冷静的指挥,让人员们散开通风,留出一条路方便队医通过。医生们简单检查了一下说是低血糖,紧急被送往医院就医。
回宿舍的路上,朱正廷的思绪一路在开小差,连justin撒娇求表扬的话都没听到。被忽视的小奶狗秒变狼狗,凶凶的在一旁呲牙咧嘴求关注:“正正哥,我是巴比龙的C位哎!”说着还拽了拽朱正廷的胳膊,晃了晃。朱正廷愣了愣,心不在焉的夸道:“我们富贵儿很棒呐”。小奶狗明显察觉到自家哥哥的恍惚,不满极了:“正正哥没什么表示吗!!?呜哇正正哥不宠我了,连C位这么大的事都不放在心上不替我开心”掩面哭泣状。朱正廷一听也觉得自己情绪把控太差了,但说不上是为什么,心里一直惦记着某人的晕倒,连justin这么值得庆祝的事都没什么表示。他顺了顺小奶狗翘起的毛,用他温润的声音夸道:“嗯明昊很厉害呢,想要什么奖励,正正哥都给你呀”“我想要零食!就前几天才没收的!”眼见朱正廷脸色开始转黑,忙补充道:“也没有很多啦,就给我几袋嘛”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家队长,堵嘴卖萌。朱正廷最受不了他这样了,最宠爱的弟弟这样对你撒娇,心都快化掉了怎能不同意这样小小的请求?而且的确是值得表扬的事,稍微破例一下也没什么吧。“说好了哦,虽然给你了但是不要声张,我可不想其他人因为我偏心给你发零食集体抱团来找我。还是要注意体重的,马上就公演了不能出差错的!”顺手又揉了揉justin染黑的头顶,软软柔柔的,很舒服。“就知道正正哥最宠我啦”吧唧一口,印在了朱仙子脸上。虽然有些怪怪的,但他也只当是小孩子表达喜欢的方式,一起经过了101时期让这个还没成年的小孩分外依赖自己,当然在整个月华里他也是最宠这个忙内弟弟。
熄灯后,朱正廷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一方面是担忧周彦辰的身体情况,另一方面就是惊讶于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在意这件事。他想不通,也不想去想。但有时候越在意越想忘记的事偏偏不如愿就要反着来。于是我们单纯懵懂的朱仙子一晚上都没睡好。
第二天一大早,他火急火燎的去敲果然宿舍的门,正巧在走廊遇到倒霉的在前一天晚上石头剪刀布输掉帮舍友打饭的周锐,忙不迭的问:“周彦辰回来了吗?”马大姐疑惑极了,为什么月华队长这么关心我们果然的人?但还是好脾气的回道:“嗯,昨晚半夜才回来,还在睡呢,怎么有事找他嘛?”朱正廷又是摆手又是摇头否认:“没事没事,就想问问他的身体,好些了吗”眉眼里是藏不住的担忧。“已经好些啦,就是不能再这么拼了,没日没夜的练习对身体负荷超标了才会这样,你也不用太担心。”最后一句乃事无心之语,但听者有意,瞬间让朱正廷的脸浮上一层淡淡的红晕。轻声道了声谢就落荒而逃的朱·脸皮薄·正廷的一系列行为,都让八卦的妇联主席周锐很是奇怪。打饭回到宿舍,朱星杰和小鬼不知道去哪鬼混了不见人影,只剩下听到开门动静坐起身准备换衣服的周彦辰。八卦的马大姐笑的贱兮兮的,让周彦辰一度怀疑自己该不该脱掉睡衣换上训练服,被这笑容盯的发毛的某人咳了一声清清嗓,顺了顺乱糟糟的头发惊恐道:“哥你这是怎么了,出去打个饭就被鬼附身了吗笑的这么令人发怵。” “老实交代你什么时候跟月华的队长关系这么好的啊,人家还专门一大早来问问你的身体情况” “关系也就一般熟吧,有时候一起练舞什么的,有时候正廷会给我揉揉腿”周锐挑眉表示不信,但也并不打算把心中的怀疑说出来,毕竟只是怀疑没有根据,而且自家弟弟并没有说些奇怪之处,索性放下心来招呼着:“快点收拾好吃饭,刚出医院的病号可是要吃热饭的。别辜负我起个大早迎接寒风打的饭啊!”


TBC

(试水写一篇看看有没有人看QWQ)

【双北】风流不下流

(何副驾X撒顾问)#ooc预警#
第一次写文文笔渣,超短篇脑洞梗,人设崩情节跳脱 何撒慎入

“我就是风流不下流的何副驾!”
撒顾问看着眼前光彩照人的何副驾,不禁羞红了脸,怎么办,这身衣服简直太帅了啊
侦探一对一的时候,撒顾问叫了何副驾。何副驾一进去就反手锁上了门,快步走到撒顾问身后。因为高度的关系,坐着的撒顾问比何副驾低了许多,从上方看能隐约看到撒顾问精致的锁骨,何副驾喉结滑动一下,声音喑哑道:“怎么?不问我些什么吗?”语毕故意压低身子,温热的鼻息喷到撒顾问脸上。
撒顾问脸一红,解释道:“我根本没有怀疑你!我现在脑袋很乱,比较怀疑魏和鬼。”
何副驾挑眉:“公众面前我已经尽量忍住了不去找你搭话,现在单独见面就不能聊些别的吗,难道非要让我说些下流的话,做些下流的事,你才——”话未说完,手已经忍不住抚上撒顾问若隐若现的锁骨,指尖微凉的触感让撒顾问浑身一震,大感不妙。
撒顾问支支吾吾,也觉得自己做的不对了,忙讨好道:“等案件结束再说这些嘛好不好”
何副驾看着撒顾问绯红的脸还有眼中的担忧,懂了见好就收,反正有了这句话做保证,那不是什么时间兑现诺言都可以吗,不禁弯了弯唇角。
撒顾问推了推他示意出去叫下一个人,何副驾躲过他的手,弯下腰在撒顾问脸上落下蜻蜓点水般的一吻,眼中满是狡黠。
最后确认凶手的环节,撒顾问看向何副驾,刚好心上人也在看他何副驾比了个口型:三次?撒顾问秒懂眼神中带着娇嗔回了过去:一次!那两次?何副驾回道。两次就两次!鸥空姐看着眼前冒着粉红泡泡的两人,笑道:你们两个是要亲上了吧”
选完下期角色后,何撒二人等所有人走后,何副驾猛的把撒顾问推到长桌上,眼神带着询问。撒顾问半推半就的撞到桌上,忍不住痛呼一声。

:“弄疼你了吧,不过接下来会更疼呢。”他理了理身下人的乱发,喃喃道。
“没…没关系,答应的事,就要做到呀。”
—————————————————————————————
(纠结要不要写开车啊啊啊)